又一商超巨头关门,大卖场真没救了?

“我战胜了所有对手,却输给了时代!”

这几年,传统商超面对时代进阶是节节败退,不是关门就是店面升级转型,在时代面前家乐福、沃尔玛、大润发这样体量的都低下了头,寻找新路径;中小体量商超更是依附于新零售模式社区团购、电商平台等进行门店人流的吸纳。

据上游新闻报道,12月7日重庆北城天街的沃尔玛超市发出停业公告,这是沃尔玛继今年9月沙坪坝店关店后,在重庆地区的又一次关店。

官方回应关店:只为更好聚合?

目前,多个货架已经清空,部分商品正在展开清仓处理,吸引了不少市民前来挑选。超市内仅剩生活日用品、零食、饮料等耐储存的商品,以及少量生鲜产品。而该超市的停业,也对同处负一楼的其他商户产生了影响,都纷纷做起了清仓处理,打出了“一件不留”、“关门处理”等横幅。

“来这里购物已经很多年了,今天趁着要停业了,来捡点‘火巴和’。”家住附近的吴女士告诉记者,以前来逛沃尔玛超市时,觉得这里商品齐全,逛起来很“洋气”,但最近几年就没有这样的感觉了。

此外,她还向上游新闻记者表示,沃尔玛超市的性价比也并不算高,“就算是要闭店了,也没有比平时便宜太多,大部分都是打7折,只有保质期不长的东西在打5折。”

同样家住附近的王小姐则表示,她在沃尔玛购物很多年了,忽然宣布停业,或多或少有些意外。“前几天路过的时候,还一切正常,没想到今天再过来,超市就要停业了。”不过,她也透露,自从旁边的盒马鲜生等卖场开业,还有社区团购兴起后,自己就大大减少了在这里购物的频率。

对于关店原因,多个现场工作人员表示自己并不清楚。据沃尔玛重庆方面的回应,这是“为了更好地聚合在重庆的门店资源”。关闭该店后,沃尔玛新的项目也在选址规划中,致力于在重庆的长期发展。

商超关门声不断

多家超市接连倒下,有人认为,商超过剩、社区团购兴起、新型超市诞生……在这些因素的冲击下,造成超市关门。

今年7月,重客隆超市发布公告:因转型需要,定于2021年8月10日停业闭店,届时重客隆超市提货卡将全面停发。43家门店有近20家门店由其他商家接手继续经营,剩余门店则全部关闭。

重客隆超市作为重庆曾经重要的连锁企业,辉煌时期有近150家门店,遍布重庆各个主城区和区县。作为传统超市,缺乏供应链资源、数字化建设落后、吸客能力弱化,最终只能闭店。

占据重庆半壁山的永辉超市,在这一波闭店潮中也没能幸免。2017年,关闭7家分店;2019年,关闭10余家永辉生活门店;今年4月开始,其旗下的超级物种也陆续关闭。

与传统商超相比,新零售超市一方面可以减少顾客过度挑选商品产生的浪费,另一方面可以提供加工和售卖于一体,带动顾客消费

但新零售超市的缺点也非常明显:由于大部分服务的是流动性顾客,因此选址一般在商场内,和商场内附近的餐饮店挨得较近,从而受到一定竞争。同时,与专业的餐饮店相比,难以为顾客提供良好的就餐环境。

“会员店”能挽救商超断崖下滑?

对于会员店的一大考验在于——续卡率,而山姆在中国的会员数量超过了300万,续卡率达到了80%,Costco的股价能够维稳,正是投资者看到续卡率能够从86%增长到90%的潜力。因为,会员仓储制超市的模式决定了它主要的收入来源并不是商品的差价,而是会员费用,而获得会员费用又取决于两个方向:一是,老会员的留存;二是,新会员的增加

有一句话,“在中国,任何收费的东西都能用免费获得”。

最近,在淘宝上就出现了“单次会员卡”的关键词,部分顾客将自己的会员卡挂在平台上出租,单次价格在3~12元不等,有需求的买家租卡可以进店消费,同时,还出现大批倒卖山姆商品的代购。

这样一来,大量进店的“非会员”对会员店现有的商业模式构成巨大的冲击,而大规模的代购也让商品出现缺货的现象,从而影响核心顾客的购物体验及核心顾客店内停留时间,最终降低门店的复购率和续卡率。

靠着会员费,会员店在短期内可能会提升门店的业绩,毕竟这年头并不缺冤大头,尤其是大规模续费的冤大头。但冤大头也有“清醒”的一天,会员店的围城进入容易,守城却难。

纳食综合整理:上游新闻、重庆日报、灵兽传媒 | 图源网络